美國大片網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查看: 222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沖擊40億《哪吒》光線彩條屋恐怖逆襲有啥經歷?

[復制鏈接]

6

主題

57

帖子

94

積分

注冊會員

Rank: 2

積分
94
QQ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8-13 18:54:04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評分8.7分,貓眼的評分達到9.7分、淘票票評分達到9.5分,各項指數都逼近國產動畫電影的新紀錄,這意味著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將會呈現高開高走的走勢,票房已經超過30億元,不僅打破動畫影史的票房新紀錄,還時刻威脅著《戰狼2》《流浪地球》霸主的位置,這使得背后操作公司光線彩條屋備受關注。這不是光線和彩條屋第一次做動畫,背后艱辛卻不為人知。







光線傳媒2009年高調投資《阿童木》,算是進入影視產業最為標志性的符號。當時,影片由中國、美國、日本3個國家的4個國際機構共同投資制作,總投資額超過5億元。  

當時面對投資額度,光線老板王長田卻顯得有所保留,只談到了其中一部具體的影片——《鐵臂阿童木》:“最大的(投資)應該是《鐵臂阿童木》,我們計劃是6000萬到8000萬,是一部大銀幕動畫片,既然是動畫片,誰導演誰配音都不是很重要吧?”







結果,《阿童木》剛上映,票房就出現虛報現象。該媒體引用國家電影專項資金辦公室的數據顯示,《阿童木》首映3日票房實為1700萬元左右。虛報數額高達2300萬。

對此,王長田說:“《阿童木》這些事情,套用某一個演員的話,我們犯了一個行業很多人都會犯的錯誤,犯了一個票房瞞報的事情,我確實要先講這件事情,這件事情我確實在認真的反思,現在電視仍然是我們的主業,三年前我們開始做電影,第一年06年年底我們聯合發行一部,07年聯合發行三部,08年我們獨立發行五部,09年我們獨立發行九部,預計在10年我們發行的規模在12部或者15部,其中有7部是我們在內地獨家投資制作和發行的,票房大概在8到10個億。”







結果,過幾年光線票房就有單片過十億的《泰囧》《港囧》,還有過三十億的《美人魚》,還有《分手大師》《惡棍天使》等過六億大片,雖然這些片統統被業內質疑是低俗犯傻逗樂的爛片,但王長田不以為然。

在王長田看來,電影行業都特別要面子,常常是打腫臉充胖子,賠錢賺吆喝。“如果這個片子不賺錢,就是對我們智商的侮辱。”光線今年的總票房目標是70億,僅一部《美人魚》就完成了一半。”







把娛樂當成生意利益來做,王長田曾多次公開表示,“不能要求電影承擔太多的教化功能,那種批判社會的、探討人性的、藝術創新的內容,不是電影的主流。”他認為,市場可以生產各種類型的產品,觀眾愛不愛看是另外一回事兒,但對光線這個商業公司來說,電影能快速賺到錢和票房才是第一位。







2015年在《大圣歸來》創造歷史記錄之時,光線便著手布局動畫產業,因為據說他們曾經有機會發行這片,但覺得很難賺錢就放棄了,結果票房接近十億,創造了記錄。

這叫王長田追悔莫及,她推出了彩條屋動畫廠牌,這是一家松散的動漫聯盟,他們的共同點是都接受了光線的投資,比例從3.8%到75%不等,大部分維持在20%-40%之間。







當初成立之時的動畫公司是13家,包括田曉鵬的十月文化、《秦時明月》的玄機科技等,經過近4年的磨合,根據文娛商業觀察的不完全統計,數量一度達到22家,產業鏈從動漫IP代理到動漫制作,再到下游的動漫衍生品等,成為中國動漫電影領注定域繞不開的廠牌。

然后,《大圣歸來》成功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,光線彩條屋創作路線絕對是迷失的。







這其中,《搖滾藏獒》與《大魚海棠》今年7月8日同日上映,前者的總投資額約為4億元(5600萬美金),然而,國內票房不足4000萬元,后者則順利買了5.6億人民幣,彩條屋布局絕對功不可沒。

2013年5月17日,大魚海棠官方微博“動畫電影大魚海棠”發出第一條微博。16天之后的6月3日,挖出了一條章子怡在2011年轉發的微博,原內容是推薦“中國動畫電影的未來——彼岸天”。  

隨后轉發了包括佟大為在內的眾多明星發布在2011年的微博。在2011年到2013年間,《大魚海棠》一直處于零宣傳狀態,急需要再次引起粉絲們關注。見效最快的方式之一就是和明星掛鉤,利用明星的效應宣傳自己。







在2013年之前,光線尚未開始接手,這一階段的宣傳和眾籌,靠的純粹是導演的熱血真情以及粉絲的支持。“中國已經近30年沒有好的動畫電影出現了,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有好作品可看!我們會做出能給人們帶來信仰的作品!”這句話,在現在看來也依然讓人激動。

光線接手《大魚》后,基本主打畫面和情懷方向宣傳,步步為營增人氣。《大魚海棠》的宣傳文案,一直都充斥著文藝的氣息。除了胡夏、陳奕迅演唱主題曲,還同時發布的還有作品海報,在宣傳上,“赴你十二年之約”清晰可見,又引起了等待了許久的粉絲胸中的情懷。







加上“十二年”這樣的情懷牌,《大魚海棠》成功的勾起了人們的期待,無數人喊著要在第一時間進電影院觀看。

7月7日,試映日是上映前最后一輪宣傳,這一輪出動了包括鄧超、胡歌、柳巖、姚晨在內的眾多明星,羅永浩也連發七條微博為其站臺。  

從胡歌和姚晨的兩條微博中我們可以看到,光線傳媒宣傳的重點和試映前重點一致,“畫面、音樂、十二年”,質量和情懷雙雙出擊,構成了主要內容。而明星的佐證,也讓觀眾和粉絲們更加信服這些宣傳,再次做好影片的口碑。《大魚海棠》的搜索熱度也到達頂峰,所以哪怕有故事爭議,都賣瘋了。  







但是《大魚》賣座,并能掩蓋彩條屋的艱難,就像同年他們發行《精靈王座》只賣了兩千多萬,就賠錢了。相比《大魚海棠》上映前鋪天蓋地的營銷推廣,《精靈王座》在宣傳上顯得過于低調和刻板,除了薛之謙獻唱的主題曲《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》引發了不小的關注外,并未在其他方面有太多出彩之處。

有觀察發現,光線宣發的媒體覆蓋一直沒有在關鍵性的影視類大號上看見有關《精靈王座》的宣傳文章,有露出的媒體號閱讀只在三四萬左右。







有意思的是,同樣是光線在今年暑期檔發行的兩部動畫電影,在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的微博上,以“大魚海棠”為關鍵詞可以搜索出12條微博,但以“精靈王座”為關鍵詞的微博,只能搜索出兩條,其中一條還來自于2015年7月。







米粒老板張青不認為《龍之谷》營銷責任應該推卸給當時更看重《大魚海棠》的發行方光線傳媒和彩條屋,“因為一個片成不成,不能完全推給發行公司。只要相互配合好,肯定各方面都會好一些。我是不喜歡把責任推卸給發行方,要在自己身上找責任。”  

對于王長田、易巧這兩位合作伙伴,張青也不覺得他們有多大責任,“王總第一把投資精靈王座,對我們也算支持。易總從發行角度,我感覺他再怎么使勁,比這個結果也好不了那去。”  







曾有米粒離職員工透露,大家《精靈王座》曾想換發行方,但是談判會上,就張青當場服軟認慫。張青對此堅決否認,還稱這是謠言,“沒想換過發行方,之想過換檔期,當時看這個形式,確實會議上想過換檔期。當時想的是換檔期,改發行方就算了吧,不做這個嘗試。”







對于《龍之谷》、《精靈王座》的失敗,張青認為自己應承擔主要責任,“這幾個項目從立項到制作再到創作,其實我參與非常少。我不是導演或編劇,主要是負責商務洽談、融資方面的事情,所以最終經濟責任都由我在承擔。作為一個出品方出品人,我的責任在于挑選合適項目的與團隊。事實證明,我在挑選項目、成本控制、挑人選人方面都做得不到位。”

張青還認為在內地動畫歷史上,米粒影業出品《龍之谷》也會有一席之地,畢竟這是高品質CG電影開山之作,比《大圣歸來》還早一年,反響還是不錯的。  







此后,彩條屋旗下推出來的動畫一直不溫不火,從2016年的《果寶特攻》,到2017年的《大護法》,再到2018年的《昨日青空》,商業票房一直未過億、口碑也出現比較明顯的分化。2017年的《星游記》更是以網絡大電影的形式在愛奇藝平臺上映,無緣大銀幕。







國漫艱難,彩條屋艱難,這是這4年時間外界對于中國動漫產業的唯一印象,在好萊塢動畫電影橫掃國內市場的時候,彩條屋動漫電影的抵抗是無力的,以致于日本動漫成了光線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從2016年末《你的名字》票房5.75億元,成為年度黑馬電影之一開始,光線就和在日本動漫的引進方面傾注了大量精力,陸續引進了《煙花》《夏目友人帳》《千與千尋》等,為光線貢獻了大量的收入。







在二次元界,《你的名字。》內地上映成為一場線下的朝圣與狂歡,這些都是這部電影的明確觀眾,但對于電影宣傳來說,再去主打這些受眾并不會對影片觀眾形成增量。《你的名字。》營銷的重點應該是普通觀影人群,必須打動一二三線所有市場的“路人”觀眾,才可能形成爆款。  

營銷方案首先就要考慮,如何要讓觀眾熟悉新海誠的風格特點。“新海誠的作品,最具特點的是風格,美輪美奐;其次是故事內容,永遠在講述年輕男女之間不可得的愛情。”風格和愛情,易巧所說的這兩點,成為營銷的兩個重點方向。







據說,整個方案最先確定的,就是“新海誠導演必須來中國”。這是日本原創動漫導演首次親自來華。臨近上映的11月21日至23日,新海誠導演在北京連續3天參加各類見面活動,不僅邀請張一白、徐崢這樣的重量級導演觀影,還同田曉鵬、梁璇、張春、盧恒宇、李姝潔等國內優秀動畫電影導演進行交流。  

彩條屋還與一些濾鏡APP聯合推出《你的名字。》同款濾鏡。新海誠在動漫界是以畫面風格而著名,通過濾鏡將上傳的圖片全部加工成電影中的風格,拉近了新海誠唯美畫風與觀眾現實生活的距離。







大學成為此次《你的名字。》的戰略要地。在上百個大學的微信公眾號上,都發布有以“你的名字,我的XX(大學簡稱)”為題的原創文章。其中,用詩意的文章抒發校園情感,配上加了“《你的名字。》同款濾鏡”的校園景色,統一性較高,雖然每篇文章的影響力相對局限在校園當中,但無數大學之間的聯動,讓《你的名字。》在大學生中耳口相傳。  

此外,據了解,其實宣傳團隊真正做的大學活動只有11場,但因為學校間的交流頻繁,最終影響面遠超這個數字。







而《哪吒之降世魔童》這部爆款片請到餃子導演,彩條屋DEO易巧認為跟自己看了《打,打個大西瓜》有關,“這部動畫短片立意高遠,表現手法非常成熟。它的創作者可以用一臺簡單的電腦獨立完成,這一定是位天才。”

易巧當即拍板,他要找到《打,打個大西瓜》的創作者,馬上打過去電話,他要和這位天才合作。當時,易巧帶領團隊走遍全國,走訪Flash時期的“閃客”們,希望在其中發掘有潛力的動畫長片導演。除了餃子,《大圣歸來》的導演田曉鵬、《大魚海棠》的制作方彼岸天等都在易巧的名單上。







《打,打個大西瓜》一戰成名后的第七年,餃子終于獲得了一個再次創作的機會。拿到彩條屋的投資后,他成立了新公司可可豆,并投入到劇本的創作中。  

餃子很快選定了“哪吒”作為故事的主角。作為中國傳統神話的重要題材之一,“封神故事”有著深厚的大眾認知基礎和豐富的世界觀設定,叛逆的、敢作敢當的少年英雄哪吒則無疑是最適合承接這個主題的人物。







易巧很認同這個選擇。包括創造了近10億票房的《大圣歸來》在內,一定程度上,對于依然處于初級市場的中國動畫電影而言,借力傳統神話是個必然的選擇。“至少我們不需要再去和觀眾解釋它是什么,只需要想著怎樣去更好的呈現它。”

導演餃子在后來計算了一下,《哪吒》劇本的修改有66版。“他說很痛恨我們,因為他覺得那段反復修改的日子不堪回首”,易巧笑道。  

經過導演和彩條屋的共同探討,《哪吒》的最終版劇本對比初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——據統計,不同之處多達80%。







導演餃子曾經是一位醫科高材生,但是他放棄了醫生這個在很多人眼里有著大好前景的職業,改去學了動畫。這種行為在旁人眼里可以稱得上離經叛道,很多人對此不能理解,也對餃子有很大的偏見。

而走上動畫道路的餃子也并非一帆風順,初期坎坷不斷。在一家動畫公司工作幾個月后,他被開除了,原因是他的很多想法不被接納,很多做法不符合公司要求。

因此,根據餃子的親身經歷,主創團隊最終確認了影片的主題:打破成見,做自己的英雄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







從自學成才的獨立創作者到掌控全局的商業電影導演,餃子面臨著多重挑戰,他需要統籌一個由100多家公司組成,超過1600人的團隊,還要在個人表達和商業效果間實現平衡。

餃子喜歡喜劇、動作和科幻等元素,這些特點在電影中都有所體現,甚至一些地域特色都被融入其中,比如貢獻了全片主要笑點的太乙真人的四川話。







接著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開啟大規模點映,攬獲近六千萬票房,初次展露黑馬相。“從最初的500場,到分地區的小范圍點映,再到周末的大規模點映,一點點引爆口碑。”易巧說。  

這批參與點映活動的觀眾,可以說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能取得現今票房成績的一大功臣。在他們聲情并茂賣力推薦下,越來越多觀眾選擇走入電影院,去看看這部被譽為“國漫之光”的動畫,到底有幾把刷子。







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》中有一個關于“哪吒是女的”的梗,大家還記得嗎?為給電影造勢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再次拾起這個梗,與“大圣歸來”IP合作,拍了支聯動視頻,引發熱議。

畢竟十月公司跟彩條屋是深度合作,都投資了《哪吒》,大家都為利益出發。7月30日,《西游記之大圣歸來》官博還特地發文恭喜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票房破紀錄,表示“動畫之路,前行不易。這個夏天,很高興能陪你一同燃起這風火。”  







2019年上半年,國內電影市場依舊波瀾不驚,多家影視公司上半年業績大幅下滑甚至虧損。

7月14日,光線傳媒披露了業績預告顯示,即使坐擁《瘋狂的外星人》《千與千尋》等高票房影片,光線傳媒上半年利潤仍預計同比下滑超95%,預計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為8500萬元至1.05億元,同比下滑95.02%-95.97%,而公司上年同期凈利潤為21.07億元。  

上半年國內電影市場集體低迷的情況下,急需要一部攪動風云的作品出現,給沉悶的電影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,《哪吒》的出現恰如其分,對光線來說更是如此。  







不僅如此,《哪吒》片尾以彩蛋形式預告了動畫電影《姜子牙》將于2020年上映,光線傳媒打造封神宇宙的意圖非常明顯。如果《姜子牙》也票房爆發,彩條屋的封神宇宙將是很恐怖的。







今年,彩條屋公司主要有《夏目友人帳》、《千與千尋》、《哪吒》等影片,此外彩條屋尚未定檔的第一部真人奇幻電影《墨多多謎境冒險》(曾經神秘撤檔)、動畫電影《姜子牙》《鳳凰》、二維藝術動畫《妙先生》和一部暫時還未公布的日本引進片也計劃陸續在今年推向市場,影片數量是自2016年以來最多的一年。  

最近有很多人問易巧對《哪吒》票房的預測,特別是易巧曾經在2017年做出過3年內將有票房超過20億的國產動畫電影的預測。但易巧都沒有回答。在第一次看過《哪吒》成片后,易巧寫下了自己對票房的預測和對這部片子的一些期待封進信封。

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他寫了些什么。他想等一切塵埃落定,再親手打開這個信封。







彩條屋面臨的市場挑戰,易巧認為,“主要是我們的作品是否能保持一直比較高的水準,尤其在劇作上,動畫片的編劇依然非常缺乏,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人參與到故事創作中來。另外是,國內的制作依然分散,產能稀缺,尤其二維動畫,彩條屋已經在著手搭建自己的產線,能否有成熟的三維、二維產線支持我們的導演,產能之外,我們的制作人員能否有技術上的創新,也是一大難題。這兩個方向,我們依然在持續努力。”  

易巧透露,“而彩條屋的優勢主要在三個方面,一是比較成熟的制片體系,其次是我們網羅了國內大部分優秀的原創動畫導演,同時彩條屋擁有國內最成熟專業的動畫宣發團隊。”  







希望本文能在“國漫崛起”時代,帶給大家一些啟迪與思考!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免責聲明:美國大片網-www.jgjcqc.live所有資源來自網絡用戶分享純屬公益電影交流,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和種子資源,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立即刪除相關文章

GMT+8, 2019-11-16 12:07 , Processed in 0.06571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楚天风采30选5最新开奖号